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首頁>>新聞詳細
私募股權機構爭相境外上市以解資金之困
中國基金網 時間: 2018-08-03 06:16:55 來源:證券時報記者 卓泳

[中國基金網3日訊]

  近期,多家國內的私募股權機構(PE)先后向境外資本市場遞交上市申請。

  先是主攻一級市場的基巖資本,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遞交招股說明書,計劃登陸納斯達克主板市場;隨后,國內知名FA機構華興資本也向港交所遞交IPO申請;緊接著,以不動產投資為主的私募管理基金瑞威資本也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說明書。

  除了上述三家以外,證券時報記者了解到,目前還有數家私募機構正在著手籌劃境外上市,其中包括前段時間被推至風口浪尖的中科招商,也計劃赴港上市。一直以來,私募股權機構都是眾多公司走向資本市場的強有力推手,如今他們從幕后走向前臺,究竟有何隱情?

  有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私募股權機構如今走向資本市場,大多因各種需要而急需快速融資、擴充資本金,而國內對該行業的嚴監管迫使其轉向海外資本市場。但是,由于這個行業缺乏穩定的業績預期,且比較容易受政策環境影響,恐怕上市之后的表現也不會很樂觀。

  數家私募“出海”

  上市箭在弦上

  6月中旬,國內私募基金管理機構基巖資本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公開遞交招股說明書(F1),計劃登陸納斯達克主板市場。招股書顯示,基巖資本的注冊地為英屬維爾京群島,經營實體為其全資子公司廣州CSC控股的廣州基巖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其管理的資產從2017年3月31日的約1.13億美元大幅增加至2017年9月30日的約2.62億美元,并在2017年9月30日后新設立了21只基金,已籌資總額為2.37億美元。

  6月25日,國內知名投資機構華興資本正式向港交所提交申請上市資料。華興資本2004年成立,是國內成立時間最早的民營FA機構之一。根據招股書披露,截至2018年3月31日,華興資本已為約700項交易提供顧問服務,交易金額超過1000億美元,投資管理業務所管理的資產規模約41億美元。在其投資的案例中,不乏美團、滴滴出行、鏈家以及商湯科技等明星案例。

  6月28日,私募股權基金瑞威資本也在港交所遞交了上市申請。公開資料顯示,成立于2010年的瑞威資本,業務集中于不動產投資,并逐漸向旅游、教育、養老、工業等“地產+”領域延伸。根據招股說明書,該公司旗下有12個項目基金和6個母基金,管理資金總額約為人民幣44.11億元,且2017年的項目基金收入占總收入的94.2%。

  據了解,目前PE直接A股IPO并非無政策可循,根據《合伙企業法》規定,“國有獨資公司、國有企業、上市公司以及公益性的事業單位、社會團體不得成為普通合伙人”,也就是說私募機構的主體如果成為上市公司將無法繼續成為普通合伙人,也就無法開展PE業務。

  盡管A股目前有一些創投概念股,但要么是原來業務轉型而來,如魯信創投,要么就是非上市公司的主營業務,如電廣傳媒,其控股達晨創投,除了幾年前借殼上市的九鼎投資外,真正的PE機構在A股首發上市還沒有先例。因此,國內想上市的PE機構只能選擇海外資本市場。記者了解到,還有數家PE機構也正在籌備海外上市計劃。

  解募資之困為首要訴求

  對資金的渴望無疑是這些機構“出海”上市的直接訴求。

  瑞威資本提交的招股說明書里有一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4月30日,瑞威資本的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僅為1291.9萬元,而該項數據在2016年至2017年的數值還高達9374萬元和4166萬元。此外,從瑞威資本的收入結構來看,該公司2017年收入的79.1%來源于項目基金的常規管理費,而在2015年該數據僅為39%。也就是說,公司對管理費收入的依賴遠超于績效費用,接下來對繼續募資擴大管理規模的需求足以可見。

  今年3月底,監管層發布的《證券公司股權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把本沒有上市計劃的華興資本推向了上市之路。該新規規定提高了控股券商的門檻,即“凈資產不低于1000億人民幣;最近5年原則上連續盈利;最近3年主營業務收入累計不低于1000億人民幣;主業凈利潤占凈利潤比例不低于50%。”而根據招股說明書,作為華菁證券的實際控制人,華興資本的凈資產遠遠難以達到千億規模。因此,華興資本的上市并不單純為了發展資本所需,更重要的是為了擴充資本金保住華菁證券這張券商牌照。

  一邊是對資金的迫切需求,一邊卻是不斷被收緊的融資渠道。不僅A股上市走不通,全國股轉公司還在2016年提高了私募管理機構的掛牌門檻。除了監管的因素外,今年行業又遭遇了去杠桿背景下的募資難題,今年上半年完成募資的規模同比下降了七成。

  “如今許多基金面臨退出,但業績都明顯下滑,機構真的沒子彈去接盤了。”深圳一券商人士對記者分析。而梧桐領航基金總經理王彥則分析,想上市的不僅僅是私募機構本身,還有一些是包括了其上面的綜合金融財富集團。“對于大機構而言,上市意味著有了一張既能發股又能發債的牌照,既可以使存量資產延期或者兌付或者轉讓,又對未來做增量業務有幫助,還可以爭取海外資產的牌照,發展海外業務;而對小機構而言,上市就是為了活命上岸。”王彥說。

  料股價表現不容樂觀

  美好的上市預期與上市后的現實效果之間會有多大差距?海外市場會如何看待這些中國PE機構的價值?王彥分析,海外市場大概會關注三個方面的因素,即運營能力、財務信息和投資信息。其中在運營能力方面,綜合各方研報發現,市場更偏好以管理費收入為主的公司,因為后端Carry的收入極易受到市場環境影響,波動大,不可預測。而目前海外已上市的私募機構惠理和黑石的管理費收入占比都在八成以上。

  而在估值方面,王彥認為,公司領先的資產管理規模、龐大的用戶基礎和優秀的盈利水平將被作為最主要的估值參考因素。而海外對基金管理公司估值的關鍵指標是歷史P/B比率(市凈率)。

  實際上,從海外幾家上市的私募機構在二級市場的表現來看,都不太出彩,而且有些還面臨長期的股價低迷。公開資料顯示,在2007年完成上市的國際私募機構黑石集團,在上市當日收盤總市值高達380億美元,成為當時私募股權領域最大規模IPO,但在隨后近6年時間里,其股價均在發行價之下。

  國內私募機構還沒有赴美上市的先例,倘若真能上市,其股價又會有怎樣的表現呢?對此,受訪人士幾乎一致認為“不太樂觀”。“這個行業的業績不穩定,可預測性不強,也沒有很好的業績模式,因此恐怕上市后會有折價。”受訪券商人士對記者說。王彥也認為,PE這種題材在海外不是一個主流的題材,因此表現會很一般。當然,私募機構通過上市融資擴大資本金能更好地抵御風險,從這個角度來看,是件好事。

微博 微信
新疆35选7 68期